【盈捷報】盈科資本獲評年度最佳創業投資機構 TOP5

醫療健康|半導體|新能源 行業最佳投資機構

【圓桌論壇】GP的使命,就是給LP賺到錢

發布時間:2021-05-19

2021年5月19-21日,由清科創業、投資界主辦,華發集團聯合主辦的第十五屆中國基金合伙人峰會在珠海隆重舉行?,F場匯集國內FOFs、政府引導基金、主權財富基金、家族基金、保險機構、銀行資本、VC/PE機構、上市公司等200+LP和萬億級可投資本,共探新經濟下的股權投資之路。


會上,北汽產投董事總經理賈廣宏、華潤醫藥產業投資基金首席執行官唐燕發、盈科資本聯席總裁、高級合伙人王洋、東證資本董事總經理徐成、杭州市高科技投資有限公司總經理許寧、倚鋒資本創始人兼董事長朱晉橋圍繞“LP&GP的相處秘訣” 進行了圓桌討論,嘉豪投資董事長、嘉道私人資本合伙人朱偉豪擔任會議主持。


圖片


以下為對話實錄,經投資界(ID:pedaily2012)編輯整理:


賈廣宏:大家好,我們是一家專注汽車和新出行變革的產業投資機構。我們成立于2012年,這幾年汽車產業掀起一輪產業鏈重塑的浪潮在2014年、2015年以來,我們較多資金投資在新能源、新材料和智能網聯、新出行方面,累計已經投出了一百多個產業創新項目。


唐燕發:我來自華潤醫藥產業投資基金。華潤集團是金融企業,有很多基金,我們統一的平臺是華潤資本。目前華潤基金管理的基金有1000多億,醫藥、大健康領域也有幾只基金。


華潤醫藥基金主要的戰略目的是為華潤醫藥產業服務,突破體制限制,孵化新產業、新項目,做大做強現有的產業。


王洋:目前盈科資本的管理規模接近500億,60%配置在生物醫藥、醫療健康板塊。公司目前的定位策略是做產業龍頭重要的投資者。從2015年開始,盈科資本陸續投資生物醫藥領域數家企業,布局規劃長遠。公司的LP構成很有特點,我們管理的資金中,90%來自金融機構和政府平臺。我們的市場布局策略是跨市場進行投資,以一級市場為主,在聚焦領域進行持續的布局規劃。


徐成:東證資本是東方證券的下屬的專業股權投資平臺,以前叫券商直投,成立至今已有11年,目前累計的管理規模大概為300億,旗下有40多只子基金,這幾年主要關注了超過20個IPO。我個人共管理過10只基金,有5只基金已經全部退出。


許寧:我來自杭州高投,我們是杭州市政府引導資金的托管機構,主要負責管理杭州市的天使引導基金、創業投資引導基金、跨境引導基金。公司從2008年開始做政府引導基金,歷時已經超過10年,在行業中擁有較深的資歷。截至目前公司共投資了超過100只基金。


朱晉橋:倚鋒資本于2012年成立,專注于全球生物醫藥VC/PE投資。下面我將通過“520”介紹我的公司。


“5”意為五個賽道:首先,是大分子醫藥和小分子醫藥這兩個類別;其次,是近些年特別熱門的基因治療,包括病毒載體;第四個是高端器械、醫療器械,包括可用于植入人體的器械;最后,是醫藥AI平臺。這五個賽道是公司主要投資的方向。


“2”意為中美兩地,公司所投資的企業潛力巨大,不僅有在中國科創板、深交所和港交所上市的,還有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的。


“0”指的是公司的失敗決策。公司共投資了56個醫療領域的項目,到目前為止失敗率為0。


朱偉豪:我是嘉豪投資的聯合創始人,嘉豪投資是我與著名天使投資人龔虹嘉聯合發起成立的市場化基金,同時我們與清科集團一起合作設立了母基金,今年又共同成立了一只S基金。嘉豪投資和嘉道私人資本重點關注大健康、新能源、環保、教育、智能+等領域。


第一個問題,請問倚鋒資本的朱總,公司是如何挑選LP的呢?


朱晉橋:從2001年投資邁瑞醫療開始,公司走向生命科學,一直專注于這個領域,而且公司的投研團隊十分專業,分別建立了藥理團隊、醫生團隊和信息情報團隊,所以公司會采取科學的投資決策。我的投資理念是“寧愿錯過,不愿投錯”,因為投錯的結果可能就是血本無歸。根據以前的經驗,我們從接觸一家企業到對其進行投資一般需要18個月的周期,但這個周期近些年很明顯縮短了。在這種領域,對于我們知根知底的項目,可能會多次追加投入,正所謂“投熟不投生”。因為要對公司的治理架構、臨床數據、管理能力、團隊人品要非常了解才能選擇其作為投資對象。因此公司至今沒有失敗的投資項目,只有勝利。而對于LP和項目方,公司秉承著“為人民服務”態度。這并不是一個口號,而是實際貫徹到了投資項目、公司的管理上:我們要為投資人服務:對待LP,信息要公開,合作要透明;對待項目方,公司則希望通過自己的服務為其賦能。


朱偉豪:接著問問東證資本的徐總,你認為GP最重要的能力是什么?找項目的能力、風控,怎么去看你心目中的GP是什么樣子?


徐成:做GP是比較難的事,在基金架構的設計、募集基金、項目獲取的過程中,包括迎接投資及投資管理退出都不能有太多的短板。募、投、管、退是資本能力的要求,現在在投資過程中配置一些好的項目,光有錢是沒有用的,還要給企業進行賦能。東證資本作為券商GP有自己的優勢,在證券化和IPO過程中能提供投行對接的服務。在產業投資過程中,給產業鏈帶來一些服務是更為關鍵的。


朱偉豪:目前PE投資的很多項目都已經很貴了,一二級市場估值都有些倒掛,最后1-2輪進入的投資人沒有賺到錢,有的甚至還浮虧不少。所以想問下盈科資本王洋總,對PE投資來說這種問題怎么化解?如何保障PE投資的盈利空間、價格合理、最終能夠賺到錢?


王洋:從去年四季度開始,科創板有一些變化,比如IPO核查方面要求追加材料等新情況。從去年三四季度開始,行業形成一個局面:大概三四個月估值就翻倍的項目較多,包括半導體、生物醫藥領域等。我們在跟LP溝通時也會被問到這個問題,“現在這么貴,到底怎么看?”


這個問題很簡單,就是看投資機構堅持什么, GP的核心能力在于能否看得懂項目。就像買股票一樣,幾年前有人會覺得千億市值股票非常貴,但站在今天再看,你會發現市場千億市值的股票并不少。盈科資本的投資有一個特點,我們設定上市后預期成長為百億市值的項目篩選門檻,如果一個企業五年、十年都到不了這個門檻,這種項目我們不會去投。項目在二級市場的表現,大家也都能看得到。所以,想好怎么退出非常重要。一個項目可能滿足科創板申報條件之后IPO非???,但退出才是驗證價值回報的交卷時刻。很多人把思路都鎖定在能不能去IPO,我們更看重IPO后的估值成長如何。


我覺得一個企業的核心能力更值得深刻關注,項目未來的價值創造能力以及公司持續研發的能力,即這個企業未來能走多遠。


生物醫藥是盈科資本最擅長的投資領域,這個領域我們深耕了很多年,積淀了非常優秀的團隊。生物醫藥是高壁壘的投資領域,在這個領域要堅持自己研究,這是最關鍵的要素。


至于說項目貴與不貴,要看IPO上市后幾年退出,企業是否做得到市場賦能。如果一個項目我們能看到深刻的發展潛力,作為價值投資機構我們就會參與其中,這樣專業的投資機構才會在產業布局中體現它的重要性。


朱偉豪:我們知道華潤醫藥在醫療大健康產業領域規模已經做到國內排名前列,所以想請問唐總,咱們產業投資基金的出資人構成大概是怎樣的?產業資源有哪些、對被投公司是如何賦能的?對團隊有什么樣的考核指標?


唐燕發:華潤醫藥是全產業鏈,有強的地方,有薄弱的地方。處方藥相對薄弱,新藥研發相對薄弱,生物制藥比較薄弱。華潤發展醫藥產業,從投資的角度來講:


第一,能填補空白領域,即希望做的空白領域,比如疫苗;


第二,薄弱的環節,化學創新藥和生物制藥相對薄弱,希望這兩塊加強。


華潤基金也會出25%的錢,剩下的75%來自募資,華潤希望為產業服務,其他LP出錢有各自的需求:地方政府希望帶動產業發展;有財務背景的,希望有投資的回報。其他LP的需求也要考慮,所以要兼顧各方的需求。


我們與外面市場化的基金、金融背景的基金有一些區別。第一,華潤的品牌;第二,產業自營,我們有豐富的產品群,有醫藥代表隊伍、配送渠道、800家零售藥店,同時我們還有直屬醫院;第三是在很多省市幾乎都有投資,所以溝通交流是很不錯的。


說到項目的賦能,我們這個基金對產業資源效能賦能比較多,因為有的項目既要資金背景,也需要產業背景扎實,我們可以提供很多幫助。


朱偉豪:接下來請杭州高投的許總,談談作為政府引導基金是怎么選GP的?


許寧:我們是地方性政府引導資金,選擇GP的時候首先要符合當地政府的產業導向和訴求,必須要跟產業導向結合起來,才能夠有一個比較好的合作。我旁邊的朱總也是我們的合作伙伴,他主要投生物醫藥。從杭州來講,我們主要是幾個方面:一,生命健康;二,互聯網+;三,數字經濟。在地方性引導基金選擇GP的時候要跟產業結構結合起來,因為不是每個地方所有的產業都發展得很好,一定要有自己的產業訴求和特點。


其次,選擇GP的時候我一直開玩笑說,LP和GP就像談戀愛一樣。一開始大家都把最好的一面展現給對方,一旦結婚或合作、開始過日子以后又是不一樣的,肯定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問題。遇到問題沒關系,最重要的是遇到問題后怎么解決,這是比較有挑戰的,包括政府基金管理人,還有合作GP。


從我們對GP的選擇上來講,既然你選擇了杭州這個地方,就是對杭州有充分認知、有美好預期的,我們選擇你這樣的GP,也是對這個GP充分認可,希望可以長期合作。在這個過程中大家遇到一些問題還是要本著換位思考或解決問題的思路,不是單純的站在自己的一方去考慮問題,這是作為政府引導基金和GP合作過程中很重要的一點。


朱偉豪:最近各類媒體上比較多的一個話題,是LP GP化、GP FA化,因為募資不容易、項目搶到手但LP想直投。請教一下北汽產投賈總,你們是LP,同時有產業背景、也有直投能力,請談談你的思考和洞見。


賈廣宏:這的確是一個比較火的話題。二級市場常說買在分歧、賣在共識,現在也不能說一級市場有多么強烈的共識,可是的確有些頭部項目就那樣火了起來。畢竟是GP、LP這樣的關系,我們也會幫忙協調,往往項目的估值兩個月上漲30%,還算是比較謹慎的。搶完一級市場的項目上二級,本身這個價差有流動性的溢價。我覺得在一級的競爭中,大家已經逐漸把流動性兌現了。


對于LP和GP的關系,當非常頭部的GP去搶額度、去拉估值,希望依靠資源不對稱與信息不對稱,或者說通過套路來獲利,更多平庸或沒有自身壁壘的GP不能為LP創造超額收益,那么曾經投過私募股權的LP如何不內卷呢?我為什么不參與其中自己做GP呢?我覺得這個過程中的LP GP化,和很多GP沒有核心競爭力,很多LP自己沒有經歷過虧損都有關,總體來講還是發展階段的不成熟。當太多人希望市場上有奇跡,或者自己能點石成金,那就是不成熟。


朱偉豪:其他嘉賓——王洋總、唐總對這個問題有什么觀點嗎?


王洋:我們的感受是金融機構兩邊都想做,但LP確實有必要提升自身投資能力。比如盈科投的項目,一般的合作模式是盈科投了之后,LP希望跟投。這種模式是比較良性的范疇,LP母基金、金融機構能對看清行業,就對我們GP的認知更加趨同。在這個維度上,盈科資本作為GP是歡迎LP走投資道路的。我們會跟LP相伴成長,盈科資本跟金融機構也確實建立了很多合作良好的伙伴,我們跟一些國有大行從2013年一直走到今天,他們的投資專業能力也得到提升。其實,金融機構的思路非常清晰,如果在合作過程中無法提升自己的能力,是不會單獨與你合作的。


唐燕發:中國募資市場確實兩極分化。第一,資金更向頭部云集;第二,LP自己想做GP。但LP是否具備專業化能力呢?有待進一步觀察。其次,看項目。對于早期的項目,如果沒有專業眼光,失敗的概率很大。這個問題要一分為二來看,既有GP能力不足的因素,也有LP想自己嘗試的因素。但如果LP是沖昏頭腦,沒有專業化的長遠規劃,失敗率也會提高,因為一兩個項目成功,不代表永遠成功。


朱偉豪:剛才說到LP跟GP是情侶或夫妻的關系,具體相處過程中怎么平衡兩者的關系?


朱晉橋:本質上講,投資是一種合作,而非競爭。LP追求發展多元化,但要處理好雙方利益沖突,最終實現合作共贏。但是從項目方來講,相對于LP單純的財務投資,GP提供資源整合、投后賦能才更能體現其價值。實際上許多好的項目,LP也很難有機會參與投資。


朱偉豪:請杭州高投許總補充一下,作為政府引導基金LP你想要跟投嗎?或者說有這個需求?


許寧:確實想過,如果5年前你讓我來做,我是不會做的,因為我們自己在做母基金,資源庫不夠大,論專業化也不如在座的GP。尤其是政府引導基金,從團隊各方面的成本來講也不現實。


為什么現在覺得可以做一點呢?因為從我們自身來講,我們到今年已經持續做了13年引導基金,投了100多個GP,與市場上主要的GP都有合作,很多基金已經投到第四期、第五期,大家都做得很好。有數據的支撐,也有資源的支撐,在這個基礎上我們做一些直投,還是很合理的。即使這樣,我們還是要要經過慎重的選擇和分析,再去選擇適合的項目投資,不能盲目。


朱偉豪:謝謝許總。再問問東證資本的徐成總,在你心目中LP、GP的理想關系應該是怎樣?實踐相處過程中你有什么秘訣?


徐成:你說GP和LP像夫妻關系,我們覺得更像老板和員工的關系。其實LP的構成挺多的,包括上市公司,還有地方引導的基金。LP有很多直投的部門,如果LP說跟GP的關系好,通過GP的關系進行投資,這是不長久的。所以LP和GP要分工明確,要做各自領域專業的事情才長久。


唐燕發:關于GP和LP我有一個小的體會。第一,要明確需求;第二,規范運作;第三,信守承諾;第四,相互理解。做好這四點,LP和GP才能處得更好。


朱偉豪:王洋總、賈總,盈科資本和北汽產投各自機構的LP構成怎樣?機構、個人,民營、國資...不同類型是怎樣相處、對待的?


王洋:盈科資本的LP構成一部分是金融機構,另外就是政府平臺,主要集中在這兩類,我們不會接受個人LP投資。我們目前的情況是,對每類LP的合作策略可能會有所不同。對金融機構領域的客戶會有一個分層,策略上也有組合與專項等產品。與地方政府平臺的合作在策略上又有新變化。政府這一部分是聚焦盈科資本擅長的領域,必須在當地能夠取得比較大的產業落地進展,把股權投資和產業發展結合起來,能夠形成產業集群。雖然我們與政府平臺合作的選擇空間比較大,如果當地產業布局沒有基礎的城市也沒辦法去做。我們的區分度會比較大,所以合作思路會相對更清晰一些。


賈廣宏:我覺得就是四個字“互相成就”?,F在有很多LP想做GP,但是慢慢會剩下一些真的堅守私募股權,發現了能力的邊界的人,能夠通過開放的態度來相互為對方創造價值,互相成就。


我們的LP主要分兩類:產業類的相關公司,也有金融機構;然后是地方政府的引導基金。這些機構的訴求我們能很好滿足,我們不用短期投資和個人投資的資金。即使募資很難,GP也要懂得做減法,即使世道艱難,還是有同行者,還是能在合適的賽道上彼此成就。


朱偉豪:那作為LP,賈總與GP是怎么相處的?


賈廣宏:我們極少數做對方的LP,剩下的情況的確是在產業上或項目上已經有了彼此成就的事,然后才有這種情況發生。


朱偉豪:作為市場化母基金的代表,目前我們投了幾十個GP,如何選GP,與GP的相處呢?


第一,品牌很重要,選白馬GP。同時也要選“人”,在一些知名機構中已經被證明過實力的骨干人員,他們獨立出來做新發基金的,我們也會重點關注。投資是技術活,個人品牌、公司品牌很重要。


第二,誠實信用,信息透明。GP機構,一定要做到勤勉盡責、信息及時有效溝通,公平公正,發生任何風險不能隱瞞,對風險控制要給予第一位的重視。我們是民營資本,國企可能要求會更加嚴格的信息披露,我們都希望能有長期穩定的合作,而誠信是基礎。


我們會著重這兩點選擇GP,還有就是資產合理配置、生態化賦能、跟產業協同、投資專業度、ESG等維度。


朱晉橋:這個話題很新鮮,問了這個話題后我想了一想,剛開始LP全是個人,到現在機構占比約為30%。我們有個人LP連續投資投了14期,包括很多機構也長期合作,持續的進行投資。如何與個人和機構LP相處呢?我覺得同樣是服務。


無論是對機構LP還是個人LP,服務的本質和方式都是一樣的,真誠對待、信息公開透明、全面周到,這些都是管理人的常識,也是最基本的要求。而對于GP與LP的合作,對投資人最好的服務,就是選擇好的投資項目,獲得投資收益,這是核心,也是最終要義。


朱偉豪:今天的討論結果有幾點,收獲挺大的:


第一,LP、GP相處要真誠,開放。


第二,建立連接的力量,把自己的朋友圈、能力圈理順,把能做的事、不能做的事切割好。因為每個人及機構都有自己的核心價值所在。


第三,希望LP與GP有協同、能互補,相互賦能。


第四,大家在一起多互動、多交流,多參加清科會議,相互交朋友。

感謝大家堅持到最后,謝謝大家。


上一篇:【盈講堂·12】2021上半年海外上市簡析下一篇:【圓桌觀點】盈科資本高級合伙人王偉:站在當下時點,投資就像開卷考試

偷窥中国隐私xxxx|国产同事露脸对白在线视频|西西大胆啪啪私拍人体|2020精品国夜夜天天拍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