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捷報】盈科資本獲評年度最佳創業投資機構 TOP5

醫療健康|半導體|新能源 行業最佳投資機構

醫藥行業“聰明錢”流向哪里:國內藥企享受超高“溢價”,Biotech公司也要考慮盈利能力

發布時間:2021-06-01

來源:財經網


“從投資領域來看,互聯網行業是第一批受益者,金融行業是第二批,銀行、保險公司是第三批。這波熱潮過去之后,下一個受益者將會是醫療行業”,創新工場董事長兼CEO李開復日前在“第15屆中國投資年會·年度峰會”上談到。

自2018年以來,港股18A、科創板、創業板注冊制陸續開板,國內醫藥生物企業迎來了一波上市熱潮,二級資本市場接力一級市場助推中國醫藥創新。退出門檻的降低也讓符合相關板塊上市要求的科創企業成為了一級市場追逐的熱點。但有分析指出,資本蜂擁可能造成估值倒掛,突擊入場的限售要求,與退出時點的把控等問題均需要謹慎思考。對于二級市場投資者而言,投資階段的前置,也要求其更多地像一級投資者一樣思考,從專業技術出發,嘗試建立新的估值“錨”。

據興業證券行研報告指出,某種程度上,一二級市場的融合將在2020年后的醫藥行業生態中進一步提速??梢灶A見,未來醫藥生物行業研究將愈發專業化,而這種對于技術的深入研究也將會帶來投資者的分化,市場中或將衍生出具有定價能力的“領投者”和進行資產配置的“跟隨者”。

“聰敏錢”流向哪里:創新藥領域最受關注

近年來,無論是一級市場的提早布局,還是二級市場的重倉殺入,都能看到資本力量對于醫藥產業這一板塊的熱捧和追逐。

生物醫藥投資一定程度上為一批優秀的初創企業解決了以往生物醫藥領域新興企業融資難的問題,催生出一批優秀的公司,為滿足臨床需求提供新的治療方式、新技術平臺或是在已知靶點和成熟治療領域下的創新產品,但同時也為投資機構以及投資人提出更多挑戰,市場上的醫藥生物領域的投資機構逐漸分化,投資者的“專業化、頭部化、細分賽道差異化”是近些年醫藥生物投資領域出現的三大趨勢。

據興業證券行研報告顯示,科創板的注冊制改革使得許多偏早期、還未盈利的企業可以上市融資,此類資產與過往幾年的資產相比,技術和領域相對更加前沿,同時“純度”也更高,多數資產主營業務都聚焦在自己的前沿技術上,細分賽道差異化極大。隨之而來在資本市場上的投資者或也將出現出現差異化的投資方向以及策略。

投資者逐漸關注新治療方法的項目投資,而非如過去幾年間集中在傳統的小分子藥物和抗體藥物上面,隨著很多新的技術平臺突破了傳統的靶點概念,如細胞領域、近幾年在海外比較熱門的基因治療領域、新產品獲批的領域及核酸藥物等,受到關注。

“有關投資的賽道,技術賽道和疾病領域,這兩個概念可以分開來講”,盈科資本合伙人施正政談到。

技術賽道方面,在經緯中國合伙人喻志云看來,可以把生物科技的探索分為四個階段:探索期、萌芽期、突破期、成熟期。探索期是有文章發表,但是還沒有在人的身上取得驗證。萌芽期是在人身上有一些驗證了,突破期是指在歐美有產品被批準,而中國還是空白,成熟期是指已經一片紅海,“萌芽期和突破期是我們關注的重點階段?!?/span>

基因治療依然處在這個新技術平臺的初始階段,還有一些痛點沒有得到解決,比如重復給藥、如何進入常見病領域,這都是未來重點關注的領域。未來會不斷有新的有潛力的靶點會出現,或者以前不被看好的靶點獲得新生;新的技術平臺從探索期進入萌芽期,這些都是需要密切關注的。

而大家關注細胞治療領域正是因為CAR-T的興起,但是CAR-T也還只是剛剛開啟。大家知道CAR-T目前只能治療血液腫瘤,怎樣在實體腫瘤上取得突破,這是創業者和早期投資人關注的領域,未來還會有創新的機會。

而隨著CAR-T這條賽道的前十和前二十跑得差不多了,在血液腫瘤的免疫治療之后,下一個賽道和風口,主流的研究和投資方向會是什么?

在約印醫療基金創始人、總裁鄭玉芬看來,或許是TCR-T療法、CAR-NK療法等,“我們會關注這些未來3-5年有可能形成風口的賽道,看項目,會有哪些團隊和技術路徑最先跑出來,選擇在合適的時點上介入投資,幫助企業完成行業前三、前五的爭奪戰?!?/span>

“以往投資主要集中在小分子、投抗體,現在投基因治療,并不是突然熱起來,而是經歷了幾十年的學術研究,在近年來實現了在遞送體系方面的很大的突破,是行業多年探索的結果”,冪方資本合伙人白旸談到,“例如基因治療、核酸藥物、以及新冠疫情最受益的mRNA疫苗,實現了突破都與和藥物遞送體系的突破有關?!?/span>

而在疾病領域賽道方面,施正政認為,可以從2030年代人類醫療健康的剛需出發,聚焦五大疾病領域。

第一個重點跟蹤的領域是超級細菌和超級病毒,這是人類生存的大敵,有抗生素就有耐藥性,一旦人類遭遇超級細菌或超級病毒方面的危機,死亡人數甚至會比腫瘤致死多。第二個是抗衰老和相關退行性疾病,包括AD(阿爾茨海默?。?、PD(帕金森?。┑燃膊☆I域,這都是我們關注的重點,到了2030老齡化非常嚴重時,我們可能要面臨這樣的危機。第三個是代謝病與肥胖,現在糖尿病患者超過一億,而肥胖人群的比重越來越高。第四個是精神和神經系統疾病?,F在的生活是物質很充裕,但是很多人精神還是有很有壓力的,我們對精神方面的關注卻仍然較少。最后是腫瘤。十年以后可能很多腫瘤變慢性病了。

國內藥企享受超高“溢價”,Biotech企業也要考慮盈利能力

因為注冊制等利好政策的推出,企業端看到了更快IPO的可能,在融資時價格也開始水漲船高。

興業證券研報顯示,十年前生物醫藥融資環境并不樂觀,幾乎沒有投資者愿意在種子輪進入,僅有少部分投資者愿意投向這些早期公司——數據顯示,在生物技術和制藥領域,2010 年全年A輪之前(含A輪)的早期融資事件僅有 24 件,而 2020 年前10月同口徑數據為157件。隨著醫藥生態環境變好,逐漸多的頭部投資機構開始重倉醫藥。

硅谷銀行2020年投融資報告顯示,中國醫療健康風險投資交易總額達到創紀錄的121億美元,同比2019年實現了翻倍的增長。

而在二級市場,中信醫藥指數(CI005018.WI)成分股從2018年底的276只增加至2019年底的294只,并在2020年底達到338只;總市值也從2018年底的近3萬億擴大至2019 年底的4.3 萬億(+44%),2020 年底達到7.7萬億(+79%)。

但是,有業內人士也提出,基于國內創新藥企的稀缺性及其業績成長性,創新藥龍頭能夠享有一定估值溢價,但目前絕對估值偏高。在喻志云看來,國內的創新藥企已然享受了超高的溢價,行業有些過熱,未來理性的調整在所難免。

他談到,根據統計美國前十名市值與中國前十名市值的創新藥公司,美國前十名加起來,市值是1.6萬億美金,中國是2800億美元,只有美國的17%,“我們的2800億美元的市值,是享受了特別高的溢價的情況下取得的,比如說恒瑞收入只有吉利德的1/6,差了一個匯率,但是市值差不多?!倍聦嵣?,更多創新藥企主打產品還在臨床二三期,卻已經擁有很高的估值和相對充沛的現金。

需要清醒地認識到,現在行業有點過熱,理性的調整在所難免,創新藥公司也是公司,最后大家都是要為股東創造收入和盈利的。喻志云談到,以往投資標的是什么時候做到四五千萬的利潤才能上市,現在不需要收入,只要到了臨床二期就可以上市,極大地助推了行業的發展。但中國的創新藥企一定會從現在Biotech公司處于研發投入,大家不太看收入階段,發展到未來Pharma的時代,要實現商業化給股東創造利潤?!拔磥碇袊膭撔滤幮袠I還會經歷非常多的洗牌,誰是下一個Pharma?!?/span>

倚峰資本合伙人朱湃也談到,藥物未來更關注的點在商業化,“技術說得再好,最后這個藥不賺錢,也會在股價和解禁的那天體現出來,所以我們現在更注重一個藥是否真的能賣出來?!?/span>

更加需要正視的是,根據科創板退市規則,若上市公司自上市之日起第4個完整會計年度,經審計扣非后的凈利潤為負且營收低于1億元,或經審計的凈資產為負,則將觸發退市條件。這也在制度上給了創新生物醫藥公司更大的壓力。

隨著資本市場的火熱和追捧,一二級市場上投資標的價格水漲船高,在什么時間進入成為需要衡量的問題。

據白旸表示,“當今非?;馃岬捻椖慷际潜容^貴的,我們肯定要思考,這筆錢投下去,在我們真正要退出時,它是否是二級市場真正需要的稀缺性的項目?!笆裁磿r候投,什么階段投還是有壓力的,投得太早等不及,投得太晚來不及”,清松資本創始合伙人張松指出。

在久友資本管理合伙人孫毅看來,看投資收益比是否合理,估值泡沫過高的項目會傾向于舍棄,選擇一些中低風險高收益的項目,適當配置一些行業新穎市場空間足夠大的項目。



上一篇:藥審中心一文引發行業地震,呼喚“初心回歸”,研發與資本何去何從下一篇:國慶催熱寵物寄養,有寵物店“一房難求”,資本大舉涌入寵物市場

偷窥中国隐私xxxx|国产同事露脸对白在线视频|西西大胆啪啪私拍人体|2020精品国夜夜天天拍拍